您的位置:澳门新葡亰平台官网 > 神话传说 > 神话中的九龙圣母_,岑港白老龙的传说_

神话中的九龙圣母_,岑港白老龙的传说_

2020-03-30 21:51

相传,在很早很早以前,山下康店村有个姓康的富户人家。康家有一女名叫康玉莲(也有人说叫康凤英)。常言说,女大十八变,越变越好看,玉莲长到十八岁,出落得如花似玉,十分俊俏,美丽动人,且聪明伶俐,勤劳善良,被父母视为掌上明珠。  当时,中原一带旱情严重,康店村的河水断流。一日,玉莲姑娘拿着衣服,到河水上游的一水潭洗衣服。正在洗时,突然一个衣衫褴褛的道士站在身后,唱道:“嵩山十年九年旱,仙姑洗衣到龙潭,山下十河九断流,农家十家九家愁。”玉莲吓了一跳。那道人唱罢对玉莲说:“出家人云游四方,下山时,荆棘挂烂了道袍,请姑娘帮我补一补吧!”善良的玉莲姑娘就答应了下来。玉莲在道袍上穿了九针,便将道袍缝好。  在还道袍时,道士却说:“你穿了九针,袍上还留有九根线头,请把它抽下来吧!”玉莲接过道袍,手掐不断,便用牙齿咬线头。谁知每咬一根,线头就在嘴里化了(那知九根线头在玉莲腹中,变成了九个龙子,此是后话)。  玉莲没有在意。看到道袍上有污垢,就顺手开始洗道袍。在洗道袍时,道人关切地向玉莲问这问那,洗后只见那道人用木杖挑起道袍往天空中一扔,那道袍就像树叶一样向悬练峰北飘去,由于用力过猛,玉莲的红色灯笼裤子也带出水潭,飘向了红裤子崖。玉莲正感到惊奇时,身后的道人却不见了踪影。至今悬练峰北一条沟,就叫道袍沟,红裤子崖也由此而得名。  且说玉莲回家后,却患了怪病,她的身体发胖,肚子一天天隆起。父亲便拉女儿去看病。医生给玉莲诊脉后,便偷偷地对玉莲父亲说:“玉莲有喜,已身怀六甲。”  玉莲的父亲是十里八村很有头面的人物,不听则罢,一听就怒发冲冠。急拉女儿回家,对玉莲一顿痛打,并责问玉莲和谁干了这败坏门风、丢人现眼的事。玉莲实在冤枉,说没干见不得人的事。玉莲的父亲哪肯相信,并给玉莲一条绳子,让她当夜悬梁自尽,否则将乱棍打死。  玉莲的母亲怜惜女儿,趁夜黑人静将女儿放出家门,玉莲到何处藏身呢?她想着想着,便不由自主地来到了红裤子崖下,她在崖下放声大哭,直哭得喉咙出血,死去活来。  不知过了多久,当她醒来时,发现自己却躺在一个石屋内,再看这石屋是刚从崖上掉下的石头,天然堆砌而成。这个石屋就成了玉莲的栖身之地,她饿了吃野菜,渴了饮山泉,晚上就住在石屋内。  玉莲的父亲听人说玉莲没死,还住在山上。就命家丁上山,要抓回玉莲乱棍打死。这天,玉莲在石屋发现自家的几个家丁手拿木棍向山上奔来,知道大事不好,慌乱中玉莲向崖西方向爬去。玉莲来到崖前,见这里悬崖峭壁,怎么能翻过山去。这时家丁们将要赶到崖前,玉莲顿感凶多吉少,被抓回家不如碰死在崖前。  就在玉莲后退几步,将撞死在山崖的时候,突然天空狂风大作,一时天昏地暗。再看这座山崖“吱呀呀”裂开一道缝隙。玉莲急忙走进山缝中,向山西方走去。几个家丁被狂风吹得迷失了道路,在山上找了很长时间,不见玉莲的踪影,便下山去了。  玉莲顺着山缝一直朝前走,走出大山时,狂风乍停。此时她感到自己命苦,受此天大的冤枉,是悲是喜,是福是祸,难以料定,她就坐在裂缝口处哭得好不伤心委屈,泪水滴湿了衣衫,滴湿了山石。  后来玉莲逃到山北的道袍沟,在一石庵内避难一个多月。忽有一天夜里,玉莲梦见母亲因思念女儿得了大病,母女相见抱头痛哭。玉莲伤心地从梦中哭醒,醒后只觉得腹中一阵疼痛,接着一连生出九条金光闪闪的龙子,个个喷云吐雾,大雨连降三天。  玉莲产后便升天而去,此后好多年,中原一带风调雨顺。唐代女皇武则天游嵩山时,听到玉莲那造福人类的凄婉美丽的传说故事。很为感动,念玉莲生九龙有功,即封玉莲为九龙圣母,并拨银两在康店村修建九龙圣母殿,年年供奉。  传说,救玉莲时裂开的山缝,后来成了各路神仙到悬练峰下聚会时的一个通道,便叫神会门。红裤子崖下的石屋,成了神仙在此饮酒作乐避暑的场所。在一线飞天的西口处,玉莲姑娘哭过的地方,长出一棵黄连树。民间曾流传有这样一首歌谣:“玉莲玉莲命真苦,躲难来到野石屋。一身贞节上天知,可叹爹爹好糊涂。生下九龙升天去,后世供奉九龙圣母。”

舟山岛西岸有个海湾叫岑港。岑港有座高山,山水倾泻下来,犹如百尺白布悬挂在峭壁上,煞是壮观。年复一年,在岭脚边冲出一口深深的石潭,名叫“龙潭”。  相传很久以前,潭里有一条白龙。每当乾旱之年,那白龙使吸来东海之水,化作甘霖喷降下来,使方圆数十里的村庄年年风调雨顺,五谷丰登。人们感念白龙,都称他为“岑港白老龙”。  有一年,又逢乾旱,白老龙正要吸水降雨,不料玉皇大帝听一信了东海龙王的馋言,降下旨意,不许他再到东海吸水。白老龙只得忍气吞声回到龙潭。一路上,只见禾菽枯焦,遍地生姻,心中好不怆然。一行走之间,忽然耳边响起一阵哭声,走近一看,是一位年轻妇人浑身披麻,正跪在滚烫的沙滩上,面对着大海嚎哭。白老龙听了不免心酸,便上前问道:“大嫂因何在此啼哭?”  那妇人抹泪一看,见是一位白须白发、面目慈祥的老人,正关切地看着自己,心里一暖,便哭诉起来。原来那妇人名叫青莲,从小死了爹娘,由兄嫂作主,嫁给一个孤身小子,夫妻十分恩爱。谁知好景不长,两人成亲不到半年,就碰上这大旱季节。田里没指望了,丈夫便邀集乡亲们下海捕鱼。不料初次出海就遭横祸,船被风浪掀翻了,丈夫落水身亡,撇下她一个年轻寡妇,无依无靠,好不凄苦。  白老龙听了非常同情,叹了口气说:“大嫂不要过份伤心,自古人死不能复生。若不嫌弃,我愿帮你捕三年鱼。”  青莲一怔,慌忙收泪道:“这……这如何使得!俗话说‘海上无风三尺浪’,你这样大年纪怎么受得起!”  白老龙捋着白须说:“大嫂尽管放心,老汉自有道理。”  青莲见他说得诚恳,心里暗暗嘀咕道:“瞧他的模样,八成也是个落荒遭灾的。我何不积点阴德,将他收留下来。”于是说道:“我从小没爹没娘的,就让我认你作爹吧!”说着就要叩头。  白老龙心里好不喜欢,忙伸手将她扶起,笑着说:“青儿不必多礼,老汉当之有愧了!”  当天夜里,白老龙借着星光叮叮当当动手修起船来。青莲回家,取出一畚斗糯米,按照白老龙的嘱咐,做了满满一篮糯米块。第二天天亮,青莲提着篮子来到海边,左看右看,却找不见那条破船,心里正着急,忽听有人叫她,定睛一看,见白老龙汗水淋漓地从一条崭新的船里爬出来,才知自己的破船已经修好了,心里又高兴又感激,忙迎上去说:“爹爹辛苦啦!快吃饭吧!”  白老龙吃过糯米块,带了几名渔工,当天就出海捕鱼了。渔船像箭一样驶离港湾,不一刻就来到东海大洋。白老龙吩咐渔工撒网,自己却枕着舱板“呼噜呼噜”打起瞌睡来。只见他一边打鼾,一边流汗,巨大的汗珠从他额上不断地涌出来,沾湿了舱面。渔工心里好不奇怪,却又不敢叫醒他。不一会,鼾声止了,又听他梦叹般地喊道:“快起网!快起网!”渔工闻声,慌忙赶到船沿拉起网来。  说也奇怪,几个人拉着偌大一顶渔网,却像扯着一条丝线那般轻巧。拉呀拉呀,拉出海面,竟是满满一网大黄鱼,条条金光闪亮,尾尾活蹦乱跳。渔工惊喜万分,忙把黄鱼倒进舱里。谁知倒啊倒啊,三个船舱都装满了,网里的鱼还不见倒完。渔工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楞住了。  傍晚,渔船归航。青莲见捕了这许多大黄鱼,心里高兴极了!大伙听说这个白须白发老人捕鱼的本事这么大,都纷纷赶来,求他作大伙的带头老大。白老龙捋着白须哈哈笑着,满口答应了。  从此,白老龙使领着大伙起早摸黑地捕起鱼来。每次出海都是满载而归,捕上来的鱼又大又肥,乡亲们的生活一天天好起来。  转眼半年过去了。一天,白老龙又领着大伙出海去了。青莲在家准备好白老龙爱吃的糯米块,照例到海边去等船回来。等啊等啊,直到太阳落山,月亮升起,还不见渔船归航。青莲又饿又累,就倚着礁石打起盹来……  突然,她望见面容憔樵悴的义父匆匆走来,满怀悲愤地对她说:“青儿,我要走了,你多保重!要是想我,就到岑港岭下来找,我的屋前挂着九丈六尺白布。”说罢飘然而去。  青莲上前去拉,却扑了个空。顿时惊醒,才知是梦,心生疑惑。突然,只见海面上呼啸的狂风推着小山似的大浪铺天盖地涌来。这风多大呀!  把岸上所有的船桩都吹跑了把最坚硬的礁石都打碎了。青连怔怔地望着汹涌的大海,想到自己丈夫的悲惨遭遇,立时脸孔发自,浑身发抖,对着茫茫海天失声痛哭起来。  一天又一天,直至第八天早晨,海面上才风平浪息,可是好心肠的白老龙却再也没回来。青莲想起梦里白老龙跟她说的话,就决定要到岑港岭下去寻找义父。她做了一篮白老龙爱吃的糯米块,告别了乡亲们上路了。  走了一天又一天,过了一村又一村,终于来到岑港岭下,举目一看,只见四野茫茫,哪有一户人家?心里不免有点害怕。正在焦虑,猛见岭脚边有一个石潭,上面悬着百尺飞瀑,就像飘着一块白布。青莲赶紧放下篮子,取出糯米块往潭里丢。丢一块糯米块,叫一声爹。  丢了一阵,叫了一阵,潭中突然泛起一阵波浪,水面上慢慢露出一对龙角来。青莲吓了一跳,却听潭中传出声音道:“青儿不要害怕,我便是你的乾爹。”  青莲听了,伤心地哭道:“爹爹,你为啥变成这副样子?”  白老龙道:“我本是此地的一条白老龙,想不到此番帮助百姓捕鱼,又得罪了东海龙王,在玉帝面前参了一本,说我残害水族,扰乱龙宫,玉帝降罪下来,把我禁铜在这龙潭之中,不得自由。”  青莲闻言:心里气极啦!顿时揩乾眼泪,忿忿地叹道:“唉!为什勤劳的人反而受苦,好心眼的反而获罪呢?这样不公平的世间,活着还有什么意思!”说完,她把糯米块全倒进潭里,自己也跟着跳下去。青莲跳进龙潭,就变成一条青龙,跟着白老龙隐没在清清的潭水中。  后来,当地百姓为了纪念他们,设立了两个会社:一个叫白龙会,一个叫青龙会。每隔三年一小会,十二年一大会。出会时,人们敲锣打鼓,抬着造型美观的青、白二龙,穿村游乡,好不热闹。

在定海城东有个上张家村,村后有一座百米高的狮子山,山南有个天然古洞,当地群众统称其“独角龙洞”。传说,从前在这洞裹住着一条独角龙,十分凶恶残暴,还经常变成美男子,半夜三更闯进民宅作怪。  这独角龙原来是东海龙王的小儿子,长得很丑,却又特别喜欢寻花问柳,水族中一些长得漂亮的鱼姑、虾姑,见了他都怕得要死。后来,他觉得水族中已找不到中意的姑娘了,就来到上张家村这个地方,变成一个白面书生,到处戏弄姑娘。  有一天,他路过狮子山,着到山脚下有个包子店,便进店歇歇脚,买几笼包子填填肚。这包子店是个姓李的寡妇开的。李寡妇年纪三十多,上无公婆,下无子女,独个人靠卖包子过光阴。独角龙见她长得十分标致,就每天来店里买包子吃,一面吃包子,一面和李寡妇搭话。  这样天长日久,李寡妇就被勾引上了,成了独角龙的姘头。独角龙也不愿意回龙宫去了,就在狮子山南边找了个山洞,白天进洞睡大觉,夜里溜进村来与李寡妇鬼混。后来,李寡妇慢慢年老色衰了,独角龙开始冷落她,就到村里丢另找新欢。有一次,一个名叫赵娇娇的姑娘路过上张家村。这姑娘学得一身好武艺,跑在江湖上,走南闯北,专行侠义之事。她走了一天的路,人累了,肚子也饿了,就进店来买包子充饥。正巧碰上独角龙也在店里。独角龙见娇娇年轻又漂亮,口涎拖得三尺长。他摇身一变,变成店小二模样,替李寡妇送出一笼火热的包子来,暗中已把一包蒙汗药撒进包子里。娇娇肚子饿得咕咕叫,只顾抓来就吃,一些些工夫,一笼包子吃得精光,可是人也迷迷糊糊睡着了。独角龙好不欢喜,抱起娇娇就走。回到山洞里,独角龙现出本相,眉开眼笑地对着娇娇吹了一口凉风,喊着:“姑娘醒醒,姑娘醒醒!”  娇娇打个呵欠,睁开双目一着,四周黑不隆咚,当面站着一个黑怪物,知道自己吃了亏,厉声问道:“你是什么东西?胆敢作弄姑娘!”  独角龙见姑娘醒来,嬉皮笑脸地上前说道:  “姑娘别怕,我是东海龙王的七太子,你我今生有缘。姑娘进我洞府,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  娇娇毕竟是个闯过江湖、见过世面的女侠,听了这怪物的话,心里虽害怕,表面却十分镇静。她想,既然身陷魔掌,想一下子脱身不可能。虽然自己学得一身武艺,且有祖傅金镖带在身上。可是,这怪物满身铁鳞铁甲,金镖也难破它的皮肉。眼下只有慢慢寻找机会,制服恶龙。于是对独角龙说道:  “龙爷呀龙爷,你是龙仙,我是凡人,怎么能配婚?要是让老龙王知道了,说你违犯龙宫规矩,岂不害你受罪吗?”  独角龙一听,气呼呼地说:  “天上的七仙女也不怕违犯天规,敢与凡间董永婚配,我龙七太子就不能娶个凡间女子做老婆吗?”  娇娇又说:  “龙爷呀龙爷,可惜你全身上下穿着铁鳞铁甲,没一点肉皮见着,想成婚也难呀!”  独角龙一听姑娘心动了,高兴得手舞足蹈说:  “这有何难?只要我把喉咙底下三片龙鳞揭下来,就可变成凡夫肉身的美男子。刚才我在包子店里给你送包子,你不是见过了吗?”  “噢,刚才那送包子的店小二就是你龙爷变的?倒是蛮英俊的。”  娇娇按着又嗲声嗲气地说:  “龙爷呀!你真有那么大本领吗?我还是不大相信:古人老话讲,口说无凭,眼见是实。你有真本事,再变给我看看!”  “你还不相信?那我就当场变给你看!”  独角龙边说边举起爪来,揭去喉咙底下的那三片龙鳞。娇娇见独角龙对自己毫无戒心,当他伸长头颈揭去龙鳞的时候,娇娇迅即飞出一支金镖,不偏不倚,正刺中独角龙的七寸咽喉。独角龙一声长啸,两颗龙眼乌珠像猪尿泡那样凸了出来,龙尾巴在石洞里眶当、眶当一阵乱甩,便一命呜呼了。  娇娇杀死了独角龙,为民除了害,人们都很感激她,“娇娇智斩独角龙”的故事,一直在当地民间流传下来。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平台官网发布于神话传说,转载请注明出处:神话中的九龙圣母_,岑港白老龙的传说_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