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澳门新葡亰平台官网 > 神话传说 > 阿伽门农的结局,帕特洛克罗斯之死

阿伽门农的结局,帕特洛克罗斯之死

2019-10-22 19:07

当埃阿斯站在船上进行生死搏斗的时候,帕特洛克罗斯急忙去找他的 朋友阿喀琉斯。他一走进朋友的营房,就泪流不止。珀琉斯的儿子同情地望 着他,说:“帕特洛克罗斯,你哭得像个小姑娘一样。难道从夫茨阿传来了 什么坏消息吗?我知道你的父亲墨涅提俄斯还健在,我的父亲珀琉斯也健 在!或者你是悲叹亚各斯人的命运?他们的悲剧完全是自己造成的。总之, 你有什么心事,爽直地告诉我吧。” 帕特洛克罗斯叹了一口气,终于说道:“高贵的英雄,请你别生气,恕 我直言!的确如你所料,希腊人的不幸如同巨石一样,沉重地压在我的心上! 最勇敢的那些人或被射伤,或被刺伤,全躺在战船里不能动弹。狄俄墨得斯、 奥德修斯和阿伽门农都受了枪伤;欧律帕洛斯也被箭射中了大腿。他们都在 接受治疗,不能直接参战。而你又不愿和解。你的父母不是珀琉斯和忒提斯 ——凡人和女神,想必你是阴沉的大海或是坚硬的顽石所生的,所以你的心 肠如此冷酷!好吧,如果是你母亲的话或者诸神的命令让你不能参加战斗, 那么至少应该让我和你的战士们前去帮助希腊人。把你的铠甲借给我穿上, 如果特洛伊人看见我以为是你,也许他们会吓一跳。我希望以此让丹内阿人 获得重整队伍的时间!” 阿喀琉斯听了这话,冷冷地回答说:“既不是母亲的话,也不是神衹的 命令阻止我参加战斗。我内心忍受着煎熬和痛苦,那是因为有一个希腊人竟 敢藐视我,竟敢夺走属于我的战利品。但我从来没有准备永远怀恨在心,并 且从一开始就下定决心,等到战争逼近战船时,将会采取必要的行动。但我 现在还无意亲自参战,不过,你可以穿上我的铠甲,率领我的士兵前去作战。 你应该全力以赴地把特洛伊人从战船上赶走。只有一个人,你不能和他作战, 那就是赫克托耳。你还得当心,千万不要落在一位神衹的手里。你要明白, 阿波罗是爱我们的敌人的!你在救出战船后必须马上回来,让其余的人留在 战船上厮杀吧!我希望所有的丹内阿人都毁灭,只剩下我们两个人,让我们 亲自去征服特洛伊城!” 当他们谈话时,战船附近的厮杀越来越激烈,埃阿斯开始喘息起来。 敌人的箭和矛射在他的战盔上丁当作响。他那扛着大盾的肩膀已经感到麻木 了。埃阿斯浑身淌着汗,但他不能休息。赫克托耳挥起剑,把他的矛尖砍落 在地上,这时,埃阿斯意识到,神衹在与希腊人作对,他绝望地后退。赫克 托耳乘机往船上扔了一个大火把。一会儿,船尾就燃起了熊熊的火焰。 阿喀琉斯在营房里看到外面战船上火光冲天,心里感到一阵痛苦。 “啊,帕特洛克罗斯,”他喊道,“你快去,别让敌人夺走我们的战船,切断 我们的回乡之路!我亲自去召集我的士兵!”帕特洛克罗斯听了很高兴,他 急忙束起阿喀琉斯的胫甲,在胸前系上色彩绚烂的护甲,肩上背着利剑,头 上戴着飘拂着马鬃盔饰的战盔,左手执盾,右手提了两根结实的长矛。他当 然希望借用朋友阿喀琉斯的长矛,那是用帖撒利的佩利翁山上的一棵梣树削 成的。当年,半人半马的肯陶洛斯人喀戎训练珀琉斯时,把这根长矛赠给珀 琉斯,后来传到阿喀琉斯手上。长矛又粗又沉,没有其他的英雄能舞得动。 现在帕特洛克罗斯吩咐他的朋友和御手奥托墨冬套上神马珊托斯和巴利俄 斯,它们是妇人鸟波达尔革和西风神所生的神马。奥托墨冬还套上追风马佩 达索斯,那是阿喀琉斯从神秘的底比斯城带回来的战利品。阿喀琉斯亲自召 集由弥尔弥杜纳人组成的一支军队,每船出五十人,一共有五十条战船。这 支军队的五位首领是:孟斯提俄斯,这是河神斯佩尔锡俄斯和珀琉斯的美丽 的女儿波吕多拉所生的儿子;赫耳墨斯和波吕墨勒的儿子奥宇多洛斯;迈玛 洛斯的儿子珀珊德洛斯,这是仅次于帕特洛克罗斯的最英勇的战士;最后是 双鬓斑白的福尼克斯和拉厄耳忒斯的儿子阿尔喀墨冬。 他们出发时,阿喀琉斯大声地告诫他们:“弥尔弥杜纳的战士们,你们 不要忘记,你们在过去曾经多次威胁过特洛伊人,你们还责备我不该愤怒, 使你们不能参加战斗。现在,你们渴望的时刻终于来到了。勇敢地战斗吧!” 说完,他走进营房,从母亲忒提斯亲自放在船上的箱子里取出一只精制的酒 杯。箱子里还放着紧身衣、锦被、外衣和其他珍宝。阿喀琉斯的这只酒杯除 他以外无人动用过。此外,阿喀琉斯还用它盛酒,只为宙斯举行灌礼。现在, 他走到门外,浇酒在地,向宙斯举行灌礼,并祈祷宙斯保佑希腊人取得胜利, 让他的朋友帕特洛克罗斯平安回来。宙斯听到了他的祈祷,同意了他的第一 个请求,对第二个请求却面有难色地摇了摇了头。但这些表情阿喀琉斯却无 法看到。他回到营房里,收好酒杯,然后出来观看这场血腥的战斗。 帕特洛克罗斯率领弥尔弥杜纳人像蜂群一样涌向战场。特洛伊人看到 他扑了过来,都恐惧得发颤,阵容顿时大乱,因为他们以为阿喀琉斯来了。 帕特洛克罗斯乘着特洛伊人心怀恐惧的时候,抖动着寒光闪闪的长矛,向密 集的敌人掷了过去。珀奥尼亚人皮赖克墨斯被一枪刺穿右肩,踉跄着仰面倒 下。珀奥尼亚人惊叫着四散逃走。帕特洛克罗斯将火扑灭,那条战船只烧毁 了一半。现在特洛伊人惊慌地逃跑,他们被丹内阿人赶进战船间的巷道中。 随后丹内阿人又追了进来,但特洛伊人很快就镇定下来。希腊人只得徒步作 战,双方扭成一团。帕特洛克罗斯用投枪射中阿瑞吕科斯的大腿;墨涅拉俄 斯挥枪刺中托阿斯的胸口;菲洛宇斯的儿子梅革斯杀伤安菲克罗斯的面颊; 涅斯托耳的儿子安提罗科斯刺中阿蒂姆尼俄斯的臀部。 玛里斯看到他的兄弟阿蒂姆尼俄斯被刺死在地上,顿时怒不可遏,直

阿喀琉斯越来越近,像战神一样威武雄壮,青铜武器灿烂夺目。赫克 托耳看见,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并转身朝城门走去。阿喀琉斯顿时扑了过 来。赫克托耳沿着城墙,沿着大路没命地奔跑,并越过湍急的斯卡曼德洛斯 河。阿喀琉斯跟踪追击。他们绕着城墙跑了三圈。 奥林匹斯圣山上的神衹们都紧张地看着这一惊心动魄的场面。 “啊,神衹们。”宙斯说,“好好地思考一下眼下的情势吧。决定的时刻 来到了。是让赫克托耳再次逃脱死亡呢,还是让他丧生?” 帕拉斯·雅典娜回答说:“父亲,你想到哪里去了?难道你想让 命运女神已经判定要死的人逃脱死亡吗?不过,你想怎么办就怎么办吧,别 指望神衹们会同意你的提议!” 宙斯朝他的女儿点了点头,表示她可以照自己的意思行事。她立即从 奥林匹斯圣山上降到到特洛伊的战场上。 这时,赫克托耳仍在奔逃,阿喀琉斯在后面紧追不放,不让他有喘息 的机会,并且示意他的士兵,不得朝赫克托耳投掷飞镖和长矛。 他们围着城墙追逐了四周,现在又挨近斯卡曼德洛斯河,这时,宙斯 从奥林匹斯圣山站起来,取出黄金天平,两边放进生死砝码,一个代表珀琉 斯的儿子,另一个代表赫克托耳,开始称量。赫克托耳的一边朝冥王哈得斯 倾斜。在一旁的阿波罗即刻离开了。 女神雅典娜走到阿喀琉斯身旁,悄悄地对他说:“你站着,休息一下; 让我去鼓动赫克托耳大胆地向你挑战!”阿喀琉斯听从了女神的话,立即停 止追击,靠在插在地上的长矛旁,看着雅典娜朝赫克托耳走了过去。 雅典娜变为得伊福玻斯来到赫克托耳的面前,对他说:“兄弟,让我们 一起去反击阿喀琉斯!”赫克托耳看到他的兄弟非常高兴,他说:“得伊福玻 斯,你真是我最亲密的兄弟。 现在,当别的兄弟都躲在安全的城墙后面,你却大胆地出城鼓励我作 战,使我更加尊重你了。”于是雅典娜引着英雄朝阿喀琉斯走去。她举着她 的长矛,跨着大步,走在前面。 赫克托耳对阿喀琉斯叫道:“珀琉斯的儿子,我再也不躲避你了!现在 我跟你拼个你死我活。但让我们当着神衹发誓:如果宙斯看顾我,让我取得 胜利,那么我只剥下你的铠甲,并把你的尸体还给你方。你对我也应该同样 对待!” “我不和你订条约!”阿喀琉斯面色阴沉地说,“正如狮子不能跟人做朋 友,我们之间也无友情可谈。我们之中必须死掉一个。现在使出你的本领吧, 不管怎样,你逃不脱我的手掌。你欠下我的战士们的血债,现在得由你偿还 了!”阿喀琉斯说着掷出他的长矛。赫克托耳急忙弯下身子,矛从他的头上 飞了过去。雅典娜把矛拾了回来,交给珀琉斯的儿子。但这一切赫克托耳都 无法看到。现在,他也愤怒地投出他的矛,正好击中阿喀琉斯的盾牌,但被 弹落在地上。赫克托耳吃了一惊,回头找他的兄弟得伊福玻斯,想向他要他 的长矛,可是他已不见了。赫克托耳这才意识到是雅典娜骗了他。他知道末 日已到,但他不甘心让对方轻而易举地得手,于是拔出宝剑,挥舞着向前扑 去。 阿喀琉斯迫不及待地准备厮杀,也等不及再掷矛了,他用盾牌掩护着 冲了上去。他头盔上的羽饰在风中飘拂,长矛闪着寒光。他睁大眼睛,寻找 机会,想瞒准赫克托耳的身上露出的地方下手。可是从头到脚他都用从帕特 洛克罗斯那里掠去的盔甲保护着,只有在肩与脖子相连接的锁骨旁露出一点 空隙,使得他的喉咙稍有一点暴露。阿喀琉斯看得真切,狠狠地用矛刺去, 矛尖刺穿赫克托耳的喉头,但没有刺破气管,他虽然倒在地上,受了重伤, 但仍能勉强说话。阿喀琉斯高兴地说,要把他的尸体喂狗。赫克托耳央求他 说:“阿喀琉斯,我指着你的生命请求你,别让恶狗吞食我的尸体!无论你 要多少金银都可以,只要把我的尸体送回特洛伊,让特洛伊人按照殡仪将我 安葬!” 阿喀琉斯摇了摇头,回答说:“你用不着哀求,你是杀害我的朋友的凶 手!即使普里阿摩斯愿意拿出和你相等重量的黄金作为赎金,你仍然难免要 喂狗!” “我知道,”赫克托耳临死前呻吟着说,“我知道你是一个铁石心肠的人, 不会同情我。但是,当神衹为我报仇,当你被阿波罗在特洛伊的中央城门射 中倒地快死时,你会想起我的话的!”说完这最后的预言,他的灵魂出窍, 幽幽地飞进地府,寻找哈得斯去了。 阿喀琉斯却在一旁叫道:“你只管去死吧!无论宙斯和神衹们如何安排 我的命运,我都会接受的!”他从尸体上拔出长矛,将它放在一边,然后动 手剥下原来属于自己的血淋淋的盔甲。 希腊人潮水似地涌过来,围观死者高贵的形象和雄伟的躯体。阿喀琉 斯站在人群中说:“朋友们,英雄们!感谢神衹赐福,让我在这里制伏了这 个凶恶的人,他对我们的危害远远超过了其他人。让我们一鼓作气,杀向特 洛伊城。我们倒要看看,他们是把城池献给我们,还是在没有赫克托耳的情 况下仍敢抵抗。但我何必多讲,浪费时间呢?我的朋友帕特洛克罗斯不是还 躺在船上没有安葬吗?士兵们,让我们唱起凯旋歌,并把我杀死的这个敌人 拉回去祭奠我的朋友!” 这个残酷的胜利者一面说,一边走近尸体,用刀在脚踝和脚踵之间戳 了个孔,用皮带穿进去捆在战车上,然后他跳上战车,挥鞭策马,拖着尸体 向战船飞驰而去。 赫克托耳的母亲赫卡柏在城头上看见了他的儿子,悲愤地撕下她的面

当阿伽门农的船只在玛勒阿岛的海岸被风浪吹到海上后,一直飘到埃癸斯托斯统治的王国的南岸,停泊在安全的港湾里,并等待顺风启航。他派出去的探子带来了消息,说当地的国王埃癸斯托斯早就住在他的王宫里,并以他的名义帮助王后治理他的王国。阿伽门农听到这消息十分高兴,他在心里毫无疑虑。相反,他还感谢神衹,以为家族间的仇恨从此消除了。他自己多年来在特洛伊饱尝了战争的辛酸,所以再也不图报仇雪恨了。他不想再惩罚杀父的仇人。当然,他的父亲也确实受到了公正的报复。此外,他也深信妻子经过这么多年也不会再怨恨他。当顺风吹起时,他便命令船队启锚,怀着一种高兴的心情驶向迈肯尼的海港。

他们在海上向神衹献祭,感谢神衹的救援,使他平安归来。后来,阿伽门农跟着王后派来的使者,率领军队进城。居民由他的侄儿埃癸斯托斯率领欢迎他。市民都以为他的侄儿是他的代理人。接着,王后克吕泰涅斯特拉在女仆的簇拥下带着严密看管的子女走上前来。她像别的假装快乐的人一样,用一种异乎寻常的尊敬和快乐迎接她的丈夫。王后没有拥抱国王,却在他的面前说尽了人间祝福和歌功颂德的话。阿伽门农兴奋地上前把她从地上扶起,并拥抱她,说:“勒达的女儿,你在做什么?你怎么可以像个女佣似地跪倒在地上迎接我呢?我的脚下为什么铺着如此华丽的地毯?这是欢迎神衹的礼仪,欢迎一个凡人嫌过分了。

请去掉这些表示敬重的礼节吧,否则神衹会妒嫉我的!”

他吻过妻子,又拥抱孩子,吻了他们,然后朝正和城里的长老们站在一边的埃癸斯托斯走去。阿伽门农像兄弟般地跟他握手,感谢他对王国的精心治理。然后,他弯下腰去,解开鞋带,赤着脚踏上豪华的地毯,朝宫殿走去。跟在他后面的有普里阿摩斯的女儿,预言家卡珊德拉,她是大统帅的战利品。现在她低着头,合着眼,坐在高高的战车上。当克吕泰涅斯特拉看到她的高贵的气质时,心里顿时产生了一股妒意。尤其是当她听说这女囚是雅典娜的能说预言的女祭司时,她更吓了一跳。她知道不及时实行她的计划,那是十分危险的。于是,她立即决定把这女俘和他的丈夫同时杀掉,但她却不动声色。当大队人马来到迈肯尼的王宫时,王后走到车前,友好地迎接卡珊德拉,说:“请下车,忘掉你的忧伤吧!甚至连阿尔克墨涅的儿子,战无不胜的赫拉克勒斯也不得不低头为奴。请放心吧,我们将好好对待你!”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平台官网发布于神话传说,转载请注明出处:阿伽门农的结局,帕特洛克罗斯之死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