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澳门新葡亰平台官网 > 神话传说 > 潘达洛斯,赫克托耳的尸体在特洛伊城

潘达洛斯,赫克托耳的尸体在特洛伊城

2019-10-22 19:07

赫耳墨斯陪着国王一直来到斯卡曼德洛斯河边。他在这里告别了国王, 飞回奥林匹斯圣山。普里阿摩斯和使者继续朝城里驶去。他们来到城里,天 刚拂晓,一切都在沉睡之中,只有普里阿摩斯的女儿卡珊德拉在城楼上远远 地看到坐在车上的父亲,看到使者和放在战车上的赫克托耳的尸体。她不禁 放声痛哭起来。她的哭叫声在寂静的城里到处回荡。“你们来看吧,特洛伊 的男人和女人们,赫克托耳回来了,但回来的是他的尸体!从前,他活着从 战场上凯旋时,你们都欢呼着向他致意。现在他牺牲了,你们也去迎接这位 死者吧!” 在她的叫喊下,特洛伊的男男女女都涌了出来,走向城门。赫克托耳 的母亲和妻子走在前面,哭泣着去迎接装载尸体的战车回城。 赫克托耳的尸体运到了国王的宫殿,停放在一张装饰华丽的尸床上, 四周响起了悲壮的哀歌。年轻的王后安德洛玛刻抚着死者的头,哭得死去活 来。“亲爱的丈夫啊,你让我成为可怜的寡妇,留下我孤身一人,带着可怜 的孩子。唉,你的儿子恐怕不能抚育成人了,因为特洛伊很快就要毁灭了, 你再也无法保护城池和全城的男女老幼。不久,我们将被俘押上希腊人的战 船,我也不会幸免。而你,我的可怜的儿子阿斯提阿那克斯,也将为一个残 酷的主人服苦役,分担你母亲的耻辱。或者你会被一个希腊人从城楼上推下 去摔死,因为你的父亲杀死过他的兄弟,或者他的父亲,或者他的儿子。赫 克托耳在战场上是从不轻易饶过任何人的!唉,赫克托耳,你给你的父母亲 带来难以诉说的悲痛,也给我带来更深的悲痛!” 在安德洛玛刻哭诉后,赫克托耳的母亲赫卡柏也大声地哭诉起来。“赫 克托耳,我的亲爱的儿子,天上的神衹们是多么喜欢你啊,他们在你惨死后 也没有忘掉你。你被敌人杀死,拖在地上转圈,可是,你现在好像毫无损伤, 栩栩如生地躺在宫殿里,好像阿波罗射出的箭无意中使你死去似的。” 接着,海伦也哭诉着。“赫克托耳,在我的丈夫的兄弟之中,你是我最 敬佩的人。自从帕里斯把我这个不幸的女子带到特洛伊后,已过去了整整二 十年!在这二十年里,我从来没有听到你说过一句恶言。虽然国王普里阿摩 斯像父亲一样保护我,可是一旦兄弟间发生纠纷,一旦有我丈夫的兄弟姐妹 出来责骂我时,你总是站出来劝他们息怒,为我解围。你死了,我失掉了一 个朋友和安慰我的兄长。现在,每一个人都要嫌弃我了!” 她说到伤心处,禁不住涕泪纵横,周围的人都叹息不已。普里阿摩斯 对着悲伤的人群大声说:“特洛伊人哪,赶快出城去砍伐火葬用的木材。你 们别担心丹内阿人会袭击你们,因为珀琉斯的儿子已答应过我,在十一天内 不向我们发动进攻!” 特洛伊人听从国王的吩咐,马上备马驾车。大家在城前集中,一起出 发。他们一连运了九天木柴。第十天的早晨,大家哭声震天,把赫克托耳的 尸体送上高高的木柴堆上,然后点火。所有的人都围着熊熊燃烧的火堆,看 着它烧成灰烬。然后,他们用酒浇熄了余烬。赫克托耳的兄弟和朋友们含着 眼泪从灰烬中拾起他的白骨,用紫色布料包起来,装在一只小金盒里,埋入 坟墓。坟墓周围砌以细长的条石,并垒成高高的土堆。特洛伊人在附近设立 了哨兵,防备希腊人突然袭击,扰乱隆重的葬礼。在葬礼结束后,大家回到 城里,在国王的宫殿里举行严肃而又庄严的殡葬宴会。

神衹们在奥林匹斯圣山上集会。赫柏不停地从一张桌子走到另一张桌 子给神衹们斟酒。 神衹们举起金杯一饮而尽。他们俯视着特洛伊城,宙斯和赫拉决定毁 灭特洛伊城。万神之父命令女儿雅典娜即刻去特洛伊战场,怂恿特洛伊人破 坏誓约,并侮辱正在庆祝胜利的希腊人。 珀拉斯·雅典娜变成安忒诺尔的儿子劳杜科斯混在特洛伊人中 间。她找到了吕卡翁的儿子潘达洛斯。他是个高傲的人,雅典娜觉得他非常 适合完成宙斯交给的任务,他是特洛伊人的盟友,率领士兵从吕喀亚赶来参 战。女神拍着她的肩膀说:“听着,潘达洛斯,现在正是你建功立业,让特 洛伊人永远感谢你的时候,特别是帕里斯,他一定会对你厚礼相报。你看, 站在那里的墨涅拉俄斯一副傲慢的样子,多让人气恼!为什么不向他射出一 支冷箭,你敢吗?”化装了的女神的话说得愚蠢的潘达洛斯竟然动了心。他 拿起弓,从箭袋里抽出一支翎箭,扣紧弓弦,嗖的一声向对方射去。箭飞越 空中,但雅典娜却引导它,射中墨涅拉俄斯的腰带。箭镞穿过皮革,透过铠 甲,只划破了表皮,但伤口里却涌出了鲜血。 阿伽门农和伙伴们惊慌地围着他。“敌人违背了誓约,”国王叫道,“他 们想将你害死。如果我失去了你,这叫我多悲痛啊。” 墨涅拉俄斯安慰他的哥哥。“请放心,飞箭没有给我造成致命伤。我的 腰带保全了我。” 阿伽门农立即派人去找神医马哈翁。他急忙赶来,从墨涅拉俄斯的腰 带上拔下箭镞,然后解开腰带,脱下铠甲,仔细查看伤口。他蹲下身子,用 口吸出瘀血,并敷上止痛膏。 当医生和英雄们正忙着照顾受伤的墨涅拉俄斯的时候,特洛伊的士兵 已冲了过来。希腊人急忙拿起武器抵抗。阿伽门农把战车交给欧律墨冬,自 己则跟士兵们一起步行作战。希腊人士气大振。 丹内阿人一队一队地冲上战场,狄如大海的波涛涌向海岸。首领们大 声传令,士兵们默默前进。特洛伊人却像一群咩咩叫的绵羊喧哗叫嚷,各种 语言混杂在一起。神衹们也在呼唤,战神阿瑞斯鼓励特洛伊人奋勇前进。珀 拉斯·雅典娜煽起希腊人复仇的怒火。两军势必血战一场。

希腊人盼望已久的载着菲罗克忒忒斯的船驶进赫勒持滂的港口。他们 欢呼着朝海边奔去。菲罗克忒忒斯伸出他虚弱的双臂,他的两个同伴将他高 举着抬到岸边。他十分费力地趿着腿走近迎接他的丹内阿人。这时候,人群 中跳出来一个人,他朝英雄的伤口看了一眼,就满怀信心地保证说,凭借神 衹的帮助,他有办法很快地将他治好。他就是医生帕达里律奥斯,是菲罗克 忒忒斯的父亲帕阿斯的老朋友。他随即拿来药物。神衹们给这位老英雄降福 去灾,伤口果然愈合,他又恢复了健康。阿特柔斯的儿子们看到这奇迹,也 惊讶不已。菲罗克忒忒斯吃饱喝足后,精神抖擞。阿伽门农走近他,握着他 的手,内疚地说:“亲爱的朋友,由于我们一时糊涂,将你遗弃在雷姆诺斯 岛,但这也是神衹的愿望。不要再生我们的气了,为这些事我们已尝够了神 衹的惩罚!请接受我们的礼物吧,这里是七个特洛伊女人,二十匹骏马,十 二只三足鼎。但愿你能喜欢,并请你和我一起住在我的营帐里。” “朋友们,”菲罗克忒忒斯友好地回答说,“我不再生你们的气了。包括 你,阿伽门农,也包括其他的任何人!” 第二天,特洛伊人正在城外埋葬他们的死者,这时他们看到希腊人涌 来向他们挑战。已故的赫克托耳的朋友波吕达玛斯是个明智的人,他建议大 家迅速撤到城里去固守。可是特洛伊人不听他的劝告,他们在埃涅阿斯的激 励下,宁愿战死在战场。 双方又激战起来。涅俄普托斯摩斯挥舞着父亲的长矛,一连杀死十二 个特洛伊人。可是埃涅阿斯和他的勇猛的战友欧律墨涅斯也在希腊人的队伍 中冲开了几个大缺口。帕里斯杀死了墨涅拉俄斯的战友、斯巴达的特摩莱翁。 而菲罗克忒忒斯也在特洛伊人的队伍中来回冲杀,如同不可战胜的战神阿瑞 斯一样。最后,帕里斯大胆地朝他扑了过去。他射出一箭,但箭镞从菲罗克 忒忒斯的身旁穿过,射中了他身旁的克勒俄多洛斯的肩膀。克勒俄多洛斯稍 稍后退,并用长矛保护自己。可是帕里斯的第二支箭又射来,把他射死了。 菲罗克忒忒斯把这一切看在眼里,怒不可遏。他执弓在手,指着帕里 斯声震如雷地喊道:“你这个特洛伊的草贼,你是我们一切灾难的祸根,现 在到了你该灭亡的时候了!”说着,他拉弓搭箭,张满弓弦,嗖的一声,那 箭呼啸着飞了出去,击中目标。不过只在帕里斯身上划开一道小口子。帕里 斯急忙张弓待射,但第二箭又飞了过来,射中他的腰部。他浑身战栗,忍着 剧痛,转身逃走了。 医生们围着帕里斯检视伤口,但战斗仍在继续。 夜幕降临,特洛伊人才退回城内,丹内阿人也回到战船上。夜里,帕 里斯呻吟不已,彻夜难眠,因为箭镞一直深入到骨髓。那是赫拉克勒斯浸透 剧毒的飞箭,中箭后的伤口腐烂发黑,任何医生都无法治愈。受伤的帕里斯 突然想起一则神谕,它说只有被遗弃的妻子俄诺涅才能使他免于死亡。从前, 当帕里斯还在爱达山上放牧时,他曾和妻子俄诺涅过了一段美好的时日。那 时他从妻子的口中亲耳听到了这个神谕。他虽然很不情愿去找她,可是由于 疼痛难熬,不得不由仆人抬着前往爱达山。他的前妻还一直住在那里。 仆人们抬着他爬上山坡,树上传来不祥的凶鸟的鸣叫,这鸟鸣声使他 不寒而栗。他终于到了俄诺涅的住地。女佣和俄诺涅对他突然前来感到惊讶。 他扑倒在妻子的脚前,大声叫道:“尊贵的妻子,我在痛苦中,请不要怨恨 我!残酷的命运女神把海伦引到我的面前,使我离开了你。现在,我指着神 衹,指着我们过去的爱情哀求你,请你同情我,用药物医治我的伤口,免除 我难熬的疼痛,因为你过去曾经预言,只有你一人才能救我生命!” 可是,他的苦苦哀求丝毫也不能让遭受遗弃的妻子回心转意。“你有什 么脸来见我,”她愤恨地说,“我是被你遗弃的人,去吧,还是去找年轻美貌 的海伦吧,求她救治你。你的眼泪和哭诉决不能换取我的同情!”说着,她 将帕里斯送出门外,她没有想到她的命运跟她丈夫的命运是紧密相连的。珀 里斯由仆人们搀扶着走开,他们将他抬下山。在半路上,他因箭毒发作而咽 下最后一口气。他死了,海伦再也见不到他了。 一位牧人把他惨死的消息告诉了她的母亲赫卡柏,她顿时晕倒在地。 普里阿摩斯还不知道这件事。他坐在儿子赫克托耳的坟旁,沉浸在悲愁中, 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与之相反,海伦在痛哭,与其说她为丈夫悲泣, 还不如说她为自己悲泣。 俄诺涅独自呆在家里,心里感到深深的后悔。她想起年轻时的帕里斯 和他们往日的情意。她感到心痛欲裂,止不住泪流满面。她从床上跃起,奔 了出去,经过一座座山岩,穿过山谷和溪流,整整地奔跑了一夜。月亮女神 塞勒涅在暗蓝的天上同情地看着她,用月光照着她的路。最后她来到了她的 丈夫的火葬堆那里。牧人们对他们的朋友和王子表示了最后的敬意。俄诺涅 看到丈夫的遗体,悲痛得说不出话来,她用衣袖蒙着美丽的脸,飞快地跳进 熊熊燃烧的柴堆里。站在一旁的人还没有来得及拉她,她已经被火焰吞噬, 和她的丈夫一起烧为灰烬。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平台官网发布于神话传说,转载请注明出处:潘达洛斯,赫克托耳的尸体在特洛伊城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