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澳门新葡亰平台官网 > 神话传说 > 战神与蜘蛛,众神之家

战神与蜘蛛,众神之家

2019-11-08 11:10

出处——巴拿马

在欧洲南部地中海、亚得里亚海和第勒尼安海的环绕中,一块狭长的陆地犹如一只穿着靴子的脚,伸向浩瀚的万顷碧波。靴尖不远处的小岛,则恰似一只足球,与那靴状的陆地构成一幅绿茵场上踢球的架势,相映成趣。这便是当今威逞一时的足球强国意大利,它的首都罗马,也是欧洲文化的源头之一———古罗马帝国的首府所在地。

帕查卡马克神率领众神像赋予肉体的灵魂那样赋予被造石像以新生命之后,曾经命令那些协助他的神只到各地召集并牧养那里的被造的人群,做他们的偶像。等一切安排妥当,他似乎觉得在太阳神的子女降临人间并劝导人们奉祀太阳神为人间唯一正神之前的这段相当漫长的岁月里,有必要安排适当的人选代表自己,管束那些分居各地的神只。因为帕查卡马克神深知那些神只的秉性,虽然在他面前都唯命是从毕恭毕敬,而一旦待他回到遥远的天宇忙于其它事务疏于管教或者鞭长莫及的时候,他们是什么样的事都做得出来的。 于是,他把地上的众神全部召集起来,给他们立下长幼尊卑的顺序: 忠厚老实,颇有长者之风的伊科纳为下间所有神只的父亲,众神之父,以代他监管众神; 博爱仁慈,母亲般哺育众生的大地女神契利比亚为众神之母,以代他尽心哺育繁衍地上的万物生灵; 仁爱善良的波克夫为牧神,为长子,司飞禽走兽生死繁育及狩猎牧养之事; 公正廉明的丘兹库特为空气神,为次子,司劝善民风,驱除邪恶,整治人神风纪之责; 酒神欧米图·契特利,为三子,司婚丧红白祭祀庆典之事; 银荡女神图拉索图尔特,为四女,司男欢女爱情欲繁衍之事; 煞神维特修普·契特利,为五子,司仇怨杀伐征战之事; 风神埃斯图雅克为六女,司花草树木荣枯,音乐吟颂之事; 雨神特拉洛克为七女,司催芽放苞,沐浴雨露霜雪之事。 帕查卡马克将众神职司分派已毕,便朝天宇之中飘然而去。 …… 众神拜送帕查卡马克神离去之后,便在风景如画,山川灵秀的尤凯依山谷建立了众神之家,各司其职。起初,倒也相安无事,有理有节,不敢太过放肆,深恐帕查卡马克降罪。 但日子一久,偶尔一些过分荒唐之举也并未招来罪责,于是逐渐放肆起来,压抑在神性深处的恶习开始蠢蠢欲动。 俗言道,酒能乱性,酒乃万恶之源。 果真如此。有一次,酒神欧米图·契特利躲在深山老林里酿制好一种烈性老酒回到众神之家,对众神说: “这是我新泡制的佳酿,绝对香醇扑鼻,甘冽可口,我给它取名叫做‘三杯倒,千日醉’,叫人听了这名儿,就醉乎迷乎,倒也,倒也。” 妖冶绝伦,美艳非凡的图拉索图尔特一阵风一样,飘到酒神身边,撇了撇可人的小口,乜着一双俏眼,春波横溢,奇香逼人地斜倚在酒神身上,娇慵无力地打着呵欠说: “哼,吹牛!有我香吗?有我可口吗?嗯?不就是那甜不甜,酸不酸的米浆吗?有什么了不得的?” 酒神涎着脸,放肆地把手放在银荡女神坚挺丰满的胸脯上狠捏了一把,啧啧有声道: “只要喝上一口,保管比你那宝贝更令人消魂,嘿嘿!” “你这猴崽子三年不见,原来偷着喝酒去了!”煞神在一边哇哇叫道:“若是这酒还像以前那样让咱倒胃口,别怪老子的拳头硬!” “嘿,嘿!不信就走着瞧!保管把你这大黑熊搁倒,省得我劳筋动骨,费力气!”酒神冲着煞神一咧嘴,然后又挥手拍了一下图拉索图尔特浑圆性感的小屁股,把一张喷着酒臭的大嘴对着躲闪不已的女神说:“怎么样,小美人儿,尝一口我的美酒,再来让我尝尝你那醉美人玉体横陈的滋味,如何?” 图拉索图尔特娇哼一声,挑逗道: “败军之将何敢言勇?谁吃谁,还言之过早!” “好了,别肉麻了!是骡是马牵出来不就得了!”风神雨神叽叽喳喳飘过来,夺过酒神手中的酒坛子,一把将盖子揭开,众神只觉猛然间飘过一阵浓郁的酒香,不由得猛吸两口香气,喷然称奇。更奇的是,风神雨神竟然被酒香熏得身形不稳,芳心零乱,娇呼一声:“醉了,醉了!”便翻身倒卧在丘兹库特身边的玉榻上,已然晕了过去。 “哈,怎么样,瞧见了吧!”酒神得意忘形地嚷嚷道。 波克夫和丘兹库特叹息着起身坐到大厅的一角。其他众神纷涌而上,把那一坛酒抢着哄着一喝而光。 酒神大叫一声:“倒也!倒也!”连他自己在内全部倒了下去。 众神之父和众神之母醉得最沉,等醉酒的众神次第带着酒意醒来,他们俩还在沉睡之中。 带着酒意的众神见没了管束,就如同脱缓的野马,由着性子,各施伎俩把个大好人间弄得乌烟瘴气,乱七八糟…… 这边是男女老幼在图拉索图尔特的诱惑挑逗之下,男逐女奔,淫秽不堪…… 那边是风雨失调,花草树林枯荣不遵节令,忽雨忽雪,忽而狂风肆虐,忽见纹风不动…… 再不然,烽烟四起,杀声震天,血气盈环,刀光血影,逐食同类…… 牧神波克夫看到人们如此失去理智,尚不如禽兽,心灰意懒地赶着他的牲畜去到深山老林,再也不愿露面。 丘兹库特一边忙于东奔西跑劝化民风,收拾残局,一边警示醒吃醉最浅的风神雨神,总算把天真纯朴的二位女神弄醒,好不容易使她们幡然醒悟,有条不紊,风调雨顺起来。 煞神维特修普·契特利野性难收,被丘兹库特追得四处奔逃,后来干脆跑到穷乡僻壤,在那里安营扎寨,为非作歹,躲着丘兹库特不再回众神之家,丘兹库特乐得眼前清静,而且也实在无力去管束他。 图拉索图尔特的残毒最难消除,再加上她善于化身千万,隐在人群中和丘兹库特捉迷藏,既不当面作对,也不回众神之家,丘兹库特拿她一点办法都没有,只好任由她东荡西飘,自己穷于奔跑在后面,收拾残局。 风神雨神本来倒也天真单纯,但见其他众神都乐得其所,自己却被拘束得规规矩矩,不由得也有些心痒不已,姐妹俩一拍即合,便趁着丘兹库特整日东奔西走,替图拉索图尔特擦屁股的时机,开小差堕落到人间,去尝试一下人间烟火的滋味。 她们为了在丘兹库特找到之前尽可能多在人间逗留一段时间,便降生到偏僻的互拉卡山上一户姓丘尔卡的中年夫妇家中。 时光飞逝,日月如棱。

大家一定知道拉丁美洲吧?拉丁美洲在遥远的西半球。它东临大西洋,西临太平洋,北起北纬三十多度处的墨西哥,南至南纬五十多度处的阿根廷,纵贯南北回归线和赤道。东西不阔而南北狭长。有人说,地球上陆地的形状,好似有人从北极倒下一盆稠稠的粥,地球转呀,转呀,这粥向南淌呀,淌呀,分布得不均匀,不规则,却一直向南奔去。结果,就形成了一块块北边阔、南边尖的倒三角状的陆地。用这种理论来形容拉丁美洲,是最形象不过了。

古代的罗马帝国,真是气派豪华,不可一世。这个曾经雄踞欧、亚、非三洲的奴隶制国家的首府,有着高大的宫殿,辉煌的庙宇。整日里宛如仙音的乐声飘浮缭绕,牛羊牺牲的香气四逸,战将忙忙碌碌,诸神自在逍遥。在巍峨耸立、与日月争辉的诸多神庙中,女战神弥涅瓦的神庙香火尤盛。剽悍的罗马帝国,因为有了这位美貌、坚强而勇敢的女战神的保佑,才如此发达兴旺,威震天下的。可是,有谁能料到,这位女神却也是个极其嫉妒而虚荣的女人呢!

拉丁美洲有世界上最长的亚马逊河和最大的冲积平原,有着名的安第斯山脉,还有许许多多火山。这儿仅活火山就有九十多座,世界上最高的活火山图彭加托火山,就坐落在拉丁美洲南部的阿根廷境内。拉丁美洲不但火山经常爆发,蔚为壮观,还时常有地震发生,是世界上地震最频繁的地区之一。这一切,加上茂密的森林、咆哮的长河、变幻无常的大海,使得拉丁美洲充满了神秘色彩。这里至今还有许多无法解释的自然现像之迹在困惑着科学家们,远古时代的人类就更觉得大自然神秘不可测了。于是,他们用充满瑰丽想像的神话,解释自然,在想像中征服自 然。下面的故事,就是居住在这块土地上的巴拿马土着印第安库纳族人的一则神话。

传说,在古罗马的迈俄尼亚地方,曾有一位心灵手巧的姑娘,名叫阿拉克涅。她出生在一个贫苦的染匠之家,父亲是位洗染高手,母亲是位纺织巧匠。从阿尔克涅刚会走路起,她便每日里听着母亲的机杼声玩耍,看母亲的织机上如何一寸寸 “长” 出美丽的织品。阿拉克涅常常忘了玩耍,眨着蔚蓝色的大眼睛,目不转睛地盯着母亲的双手,猜测着这双修长、灵敏的手怎样织机“长” 出开满鲜花或奔跳着小鹿、小兔的挂毯。年龄稍长,母亲便教她纺织了。阿拉克涅聪明极了,她学得很快,连母亲都啧啧称奇。

在久远的世界初创时期,世上的一切都还十分简陋、原始。 那时,只有天,没有地,大海像横冲直撞的野马,满世界乱逛。 众神之父、太阳神奥瓦从水底捞出砂石,铺成坚硬的大地,让它承起万物;又在月圆时砍来千年古藤,做成千万条拴住大海的带子,不许它再乱冲乱跑。干完这一切之后,奥瓦看着平坦的大地和蔚蓝的、平静的海洋,满意地说:

阿拉克涅十岁那年,母亲患病死了。她十分悲伤,更加用心纺线织布,这是她对母亲最好的纪念。父女俩相依为命,靠给人染织布料为生。父亲技艺高超,他能染出彩虹一般美丽的毛线,阿拉克涅就用父亲染好的毛线织出不同颜色、不同式样的精美的挂毯、地毯和衣料。她织出的东西又好看、又结实耐用,有一种超凡脱俗的美,挂在屋子里,能使蓬荜生辉,穿在身上,能令丑男丑女变得天使天仙般漂亮。人人都争着购买阿拉克涅的纺织品,那些衣料啊,挂毯、地毯啊,常常是还没有拿到集市上,就 被抢购一空了。阿拉克涅在迈俄尼亚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巧姑娘。 天上的仙女们得知人间有这样一位巧姑娘,纷纷下凡来,想亲眼目睹阿拉克涅的佳作。谁知这一看,竟使仙女们眼界大开, 赞叹不已:“世上竟有这般巧手的姑娘,这等精美绝伦的织品!”

“嗯,地有了,大海也安静了,我该休息休息了。你———” 他命令自己的大儿子,“去做地上的神,让你的后代在大地上定居,他们的名字叫做 ‘印第安人’,靠耕种和渔猎为生。你———”他转向二儿子,“去做水里的神,你的后代要生活在水里。你要留神系好大海的带子,别让海水跑到陆地上去。”

你看那挂毯上的太阳,正在冉冉升起,似乎带来一股清新的 暖意;

两个儿子领命而去,奥瓦把最年幼的三儿子奥洛几图尔留下,在天宫里过起悠闲的日子。

你看那地毯上的草原,绿得那样沉醉,又那样蓬勃,似乎散发着野花的芬芳;

大儿子的后代在大地上耕作渔猎,他们种庄稼,猎野兽,盖起房屋,筑起宫殿,生活得很幸福。二儿子在大海里繁衍了许多鱼、虾和贝类,供人们捕捉。他还经常运送人们从这里到那里,人们十分感激他。

你看那高山、大海、树林、众神……都多么活灵活现!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平台官网发布于神话传说,转载请注明出处:战神与蜘蛛,众神之家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