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澳门新葡亰平台官网 > 神话传说 > 铁匠升天,聪明的长工

铁匠升天,聪明的长工

2019-11-14 18:14

世界上有过一个铁匠。他生活得很愉快,关于什么神哪鬼啦的,他连想都没想过。如今他感觉到他要死了。“看起来,到了我死去的时刻,” 铁匠对自己的徒弟说,“埋葬我的时候,你要把一柄锤子和几根钉子放进棺材里去,你可要注意,钉子一定要尖一些的和长一些的。”徒弟照办不误,埋葬了铁匠。铁匠拿起锤子和钉子上了路。他走到天堂大门前,圣者彼得看见他就说道:“我不能放你进去,因为你是一个大罪人,天国里没有你的地方!”没有办法,铁匠只好再往前走。 他走了又走,走到地狱门前。他打算进去,可是大门关着。于是铁匠取出锤子,用力地敲起门来,敲得里面的鬼怪们很不好受。它们派一个小鬼去探清楚,是哪一个敲门敲得这样响。一个小鬼悄悄地溜到小门旁边,把门打开了一条小小的缝,他刚伸头去看,铁匠一把就揪住了它的耳朵,把它钉在门右边了。小鬼由于疼得厉害,拼命地叫起来。别的鬼听到了这叫声,一齐慌乱起来。它们决定再派一个去。第二个小鬼来到大门旁边,刚刚悄悄地伸出头去看,铁匠也把它抓住了,这第二个鬼就在大门左边扭来扭去地挣扎起来。现在有两个小鬼同时怪声嚎叫。 最大的鬼头头如今站了起来,说道:“我自己去看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铁匠正想也把它捉来钉在墙上,老鬼马上跳开了,用力关上了大门,通过后门拼命地跑去见上帝。它跑到上帝面前,说道:“在我的地狱大门站着一个铁匠,他把我的两个小鬼都钉在门旁边了,我自己也差一点没逃掉。不管你愿意不愿意,你把他带到天堂里吧。如果他跑进地狱里,那我可就不能在那儿掌权了。”上帝不愿意让铁匠升天,可是老鬼坚持自己的主张:“不然的话,我就不离开这里,一直到你把他弄到你这里来为止。”上帝不得已,只好让铁匠升到天上来,因为他太不喜欢鬼了。

还在不久以前,从巨峰村通往哈家庄的大路旁边,摆着一块巨大的石头。它是那么大,看上去好像是国境上的山丘。石头断裂处反射出银光和金光。它那么大的体积,那么奇特的颜色,那样像一个大鸡卵的形状,而它那椭圆形的尖端又指向正北———所有这一切,都会使人想到,这里发生的事情一定不寻常。每一个过路人,发现这块怪石之后,都要深加思索:这块圆滑的巨石是从哪儿来的?人们都叫它 “鬼石”,可不大有人知道,这个名称从何而来。 老奶奶们讲述说,当她们还是小孩子的时候,她们的百岁高龄的祖母们,在傍晚时分,一边摇着纺车,一边情不自禁地回忆这块巨石的历史。这件事发生的时候,正是整个世界上鬼怪多得数不清的年代。大路上有鬼坐着,橡树林里有鬼游荡,山谷中有鬼躲藏,秃山上鬼怪和女妖各显神通。它们欺负人,迷惑人,然后像渔夫撒网一样,把人们的灵魂一直拖到地狱里。离开这些地方不远,在一个村庄里,住着一个地主,他是一个恶毒出了名而且力大无比也出了名的家伙。他的名字是巨无霸。从他那里朝南有另一个地主住在自己的庄园里,人们叫他哈哈脸,因为他喜欢笑。在东边,相距一共八十俄里左右,住着第三个地主,名字叫“活着”。这三个地主都把灵魂卖给了鬼怪。老鬼同他们订了合同,写在一张小牛皮上,三个地主每个人都咬破中指,用鲜血在合同上签了字。第一个地主希望成为大力士,第二个希望快活,第三个希望活的年岁不少于寿星大仙。 鬼按照他们的愿望,给他们安排了各自的生活。而在这个世上没有钱是行不通的,于是鬼指给他们看,正好在他们三个人的土地中间有一块沼地,其中有一个深坑,一直到坑沿上装满了雪白的东西,这种东西乃是纯银。而且尽管三个地主整袋整袋地往外捞,坑里的银子却不见少。小鬼们日日夜夜地看守着这个银坑,可是它们没有看守住自己的宝藏,因为即便是在那些年代里小偷儿也够多的,他们不顾有淹死在沼地里面的危险,经常来偷银子。所有这一切,上帝从他那天堂的宝座上,都看得一清二楚。在上帝同意的前提下,鬼怪们严酷地惩罚了被它们当场捉到的盗窃犯,因为不管犯了什么罪都应该受到惩罚的。可是圣女干预了这种事。她看到罪人们受的苦,由于她自己慈悲为怀,就以死于十字架上的上帝之子的名义,央求上帝老子,只让那些不信耶稣教的人和邪教们由着鬼怪们去折磨,至于天主教徒,不经上帝法庭的判决,不许鬼怪去碰他们。有一天夜间,有一个没落了的小贵族,在月光下克服了沼地的阻碍,他背着满满一口袋白银,越过田野逃跑。 小鬼们发现了他,立刻去追。可是这个小贵族是飞毛腿,跑的比兔子还快。老鬼看见小鬼们追不上这个厚脸皮的贼,气得浑身发抖。它自己去追赶已经太迟了。于是老鬼从地下搬起来一块石头,有穷人住的小房子那么大,用大得可怕的力量,从后面向逃跑的贼抛去。大石块发出轰隆轰隆的响声和嘶嘶的啸音,喀嚓一下子,一半砸进了地里。老鬼心满意足了,沉重的巨石把小贵族和一袋银子都压在底下了。所有这一切都没逃过天父的眼睛。他想起了自己对圣女的诺言。要知道那个小贵族,虽然由于贪财犯了盗窃鬼怪财物的罪,而他毕竟是一个虔诚的天主教徒,甚至圣书上都记上了他的名字。于是上帝命令鬼怪们,一分钟也不许拖延,立即滚到地狱里去。又罚那个老鬼坐在那块石头上,不再去欺负人,而是守护着石下罪人的躯体,一直到世界末日最后审判为止。随同鬼怪们一起永远消失的,还有那个银坑。第二天,巨无霸、哈哈脸和 “活着” 三个地主像往常一样又都来到这块宝地上的时候,他们看到的,不再是白花花的银子了,而是一道地缝,一直到边缘上充满了臭气冲天的、乌黑的鬼粪。人们总是贪财的,关于钱财的事总是互不信任。 三个地主也开始互相辱骂,从动口发展到动手。一个打倒了另一个,互相叫着说:是你把银子偷光了!火气最大的是地主 “活着”,因为他还要活很久。他抓住了巨无霸衣领,拉命把他一揪,结果两个人一块儿跌倒在地上。哈哈脸没等巨无霸站起来,就打碎了他们两个的脑门子,他把他们两个都推到满是臭气熏天的鬼粪的深坑里去。两个地主都没有力气从粪坑里爬出来。于是哈哈脸忍不住哈哈大笑。他笑着,笑着,一直到笑破了肚皮。老辈的人还说过,一个村庄叫做巨峰村,而不是巨石村,是因为老鬼从大地内部拉走了一块巨石,那里就又出现了一座极大的大山。哈家庄这个村名,是从地主哈哈脸的名字演变而成的。“生活” 村的村名来自第三个地主“活着”,他本想活到老寿星的年龄,可是哈哈脸过早地把他推到鬼粪坑里淹死了……

普罗斯塔乔克住的那个村子是一位地主老爷的产业。这个地主在世上乱搞的事儿可太多了。如今他把几个儿子都送进了学校;大女儿已经出了嫁;小女儿,一个成了年的姑娘,和母亲住在庄子里。地主自己则在附近的城市里闲逛,好久没回家了。说来也巧,当他不在家的时候,好几件祸事都从天而降,落在他的头上了:地主婆突然间莫名其妙地一命呜呼,整个庄园几乎烧个精光,而小女儿呢……关于她回头再说吧。这些祸事都是在一个礼拜之内发生的。地主正在城寻欢作乐,压根儿不知道这些祸事。 忽然仆人禀报说,村子里来了一个庄稼汉子要见地主老爷。地主吩咐他进来。普罗斯塔乔克进到屋里,鞠了一个躬,然后就搔起后脑勺子来了……马上看得出,他有话要话,可是不好开口。这是因为普罗斯塔乔克有点儿可怜自己的老爷,正在盘算着怎么样把几桩祸事都告诉他,同时又不让他过分难过。他终于拿定主意从小小的祸事讲起,好让地主有思想准备来听取无法补救的灾难的消息。“普罗斯塔乔克,你日子过得好吗?” 地主问。“谢谢老爷,我还活着,人还硬朗。” 庄稼人回答说。“你们那儿有什么新鲜事儿吗?”“怎么跟您老爷讲呢,俗话说得好,灾难来了你躲不开,骑着马儿也逃不掉。老爷您知道您的神甫是怎么说的,他说:‘上帝喜欢谁,他就惩罚谁。’ 看来上帝是看中您啦,那有什么办法呢?!一切都是上帝安排的呀。”“你闲扯些什么?!是不是真的出了什么祸事?”“明摆着的事儿嘛,老爷!我们大家都在上帝脚底下过日子,他在一件事情上让您难受,在另一件事情上又让您开心。”“他在哪一件事情上让我难受的?”“就是您的那把小折刀,您那位故去的老太爷送给您的礼物,已经坏啦!”“啊呀,你这个家伙!哈哈哈!亏他想得出,这样小的事儿也能使难受! 当然,这把小刀子,总是一件纪念品嘛!不过人世间哪有永久不坏的东西呢?可是,怎么把刀子弄坏的?”“就是用它剥猎狗的皮弄坏的……”“怎么?猎狗死啦?哪一条?”“都死啦。”“都死啦?怎么搞的?多么好的一群猎狗哇!大概是照管得不周到吧?……”“也许是这样,老爷,可是怎么照管呢,它们吃马肉吃得太多啦。那马肉是下了毒药的,本来是预备药死野狼的呀。”“这么说那匹马也死了?” 地主从安乐椅里跳起身来大声嚎叫。“是的,老爷,也死啦。”“怎么会死的呢?它还很年轻,很壮实嘛。不过六个牙口嘛。一定是没照料好吧?”“哎呀,老爷,照料得可好啦。可是有什么法子呢?它是累死的呀!”“累死的?!什么人这样大胆把它给累死了?”“老爷,有什么别的法子呢?失火总是要救火嘛。”“失火?失什么火?哪里失火?”“板棚子着了火,大家就去救。一桶一桶地运水。 有什么法子呢?总不能把人都累死吧;那边粮仓烧着了,这边马圈起了火,接着牛棚也烧起来了,一句话,一下子统统着了火!”“那么我的房子呢?”“您的房子全烧光啦。就是房子先失了火才引起来的呀。”“哎呀,我可倒了霉啦!” 地主哀号起来,拼命地扭着自己的手,“只剩下一堆灰了吧?”“是这样,老爷,一堆灰。”“火是怎么烧起来的呢?”“是这样烧起来的,老爷,房子里点了许多蜡烛,各扇窗子都挂上了吊孝的黑布……”“吊孝?给谁吊孝?”“给尊敬的太太,给您的夫人……”“你说什么?天哪!我的妻子死了吗?”“嗨,老爷,她死啦,愿她进入天堂!”地主不响了,他抬起眼睛望着天,泪水沿着两腮纷纷流下。他闷声不响好多时候才又开了口:“上帝一下子把多少灾难降到我的头上!可是你还说什么上帝让人难受,也会让人开心。遭到这样的损失,还有什么能叫我开心呢?”“怎么不能呢,老爷?上帝也送来了一件开心的事儿:小姐———您的小女儿,她生下来一个小女孩儿……”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平台官网发布于神话传说,转载请注明出处:铁匠升天,聪明的长工

关键词: